那“玄都道盘”,蕴含着无比磅礴的力量,即便是天境修士催动,也能爆发出极其强大的威能。

    它可以说是沧溟天宗最大的底牌,且如今就在这白玉岛的地底深处。

    而那里,其实还藏着一条小灵脉。

    数千年前,沧溟天宗之所以能崛起,便是因为发现了那条灵脉的存在。此后,为免灵脉气息泄露,便将“玄都道盘”,镇压在那灵脉之上。

    之前,他并不知道长春天宗,为何要抢夺沧溟天宗所属的岛屿、尤其是这座白玉岛,可在听到“玄都道盘”这几字的瞬间,他就明白过来了。

    这定是那灵脉的消息泄露了!

    长春天宗,是冲着白玉岛地底的那条灵脉而来。只不过,他们怕是不知道,那条灵脉早已衰竭,否则,实力那般强大的沧溟天宗又岂会沦落到今天这样的地步?

    一念及此,矮小老者禁不住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林硕,你笑什么?”陆子玄微微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“你既然知道了‘玄都道盘’,那灵脉的存在,应该也瞒不过你了。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,消息是曹骥那孽障透露的吧?”林硕脸上泛起一抹讥讽。

    曹骥是他的大弟子,也是沧溟天宗的少宗主,如今已是先天六重的修为。

    若是不出意外的话,最多再过五年,他就会将宗主之位传给曹骥。所以,那“玄都道盘”的存在,曹骥也是知道的。所以,泄密之人,只可能是曹骥。

    “曹骥?”

    旁侧的中年男女,都是一愣,继而,眉宇间都是怒意浮现。他们虽不太清楚具体发生了什么,可通过双方的对话,却也能猜到,少宗主曹骥背叛了沧溟天宗。

    “是又如何?”陆子玄面色微沉,心中泛起一丝不妙的预感。

    “难道这孽障就没有告诉你们,白玉岛下面的那条灵脉早已枯竭,你们就算夺了去,也起不到任何作用?”林硕看陆子玄的眼神,就像是在看一个傻子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气急败坏的声音响起,“灵脉明明十分充盈,怎会已经枯竭,难道我看到的只是假象?”

    一个面容俊朗、身材魁梧,看起来三十岁上下的男子,面庞胀红地冲进了殿堂之内,从其躯体间隐隐透溢而出的气息判断,这明显是个先天修士。

    “曹骥!”中年女子眼神冰冷,身边那几个年轻男女也都是满脸的气愤。

    “孽障!”

    魁梧男子更是口中暴喝出声,恼怒至极,紧握的拳头中,已是灵力激荡。若不是对方及时醒悟,停在陆子玄身畔,他早已冲了出去,一拳将其打爆。

    “谁说你看到的就是灵脉了?”

    林硕怜悯地扫了曹骥一眼,“你看到的只是‘玄都道盘’营造而成的幻象,真正的灵脉,在那幻象之下!我本打算等你继任宗主时,便告知于你,没想到,你竟这么急不可耐。”

    “你、你……”

    曹骥又气又急,连忙向陆子玄解释道,“陆长老,我真不知道那灵脉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!”

    陆子玄摆摆手,止住了曹骥的话头,脸色发黑的道,“就算灵脉枯竭也无妨,能得到一件道器,已是巨大的收获!那‘玄都道盘’与外界的联系,可曾隔绝?”

    “已经隔绝了!”曹骥松了口气,赶紧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陆子玄扫了林硕一眼,冷笑道,“林硕,就在刚才,曹骥已潜入那灵脉所在之处,催动了一枚‘绝神天符’,你就算想与我等玉石俱焚,也已是有心无力。”

    “千防万防,家贼难防!”

    林硕冷哼了一声,对此早有所料,“我可真是教了个好徒弟!”

    早在陆子玄说出“玄都道盘”四字时,他便曾暗自感应了一番,自己果然已联系不上地底深处的那件道器。

    他最初便是打算,催动“玄都道盘”,引爆枯竭的灵脉,将所有来犯之敌,尽皆埋葬于此。到那时,就算是陆子玄这样的洞玄,都不见得能逃脱。

    可千算万算,却没算到,自家竟出了那么个逆徒。

    曹骥面色阴晴不定,道:“师傅,我这叫识时务为俊杰,以沧溟天宗如今的状况,死守着这么几座岛,能有什么前途,倒不如举宗加入长春天宗……”

    “住口!”

    林硕气得身躯都有些发抖,“我以前真是瞎了眼,竟没想到你是个如此忘恩负义、厚颜无耻之徒!吴师妹,你留下,罗师弟,与我一起上……”

    多年的默契,让中年男女瞬间明白了林硕的意思,那就是两人联手攻击陆子玄,而留下之人的目标,则是曹骥!

    正常情况之下,两个真罡,根本不可能挡得住陆子玄。所以,他们必须得燃烧天相,彻底舍弃性命,才能够迟滞陆子玄片刻,给另一人击杀曹骥创造机会。

    因而,几乎是林硕话音落下的瞬间,魁梧男子便准备向陆子玄冲去,却蓦地发现林硕竟愣愣地站在远处,其目光似乎越过陆子玄,望向了殿外。

    怎么回事?

    魁梧男子有些焦灼,若等陆子玄有所准备,就算是拼命,都不见得能起效。

    “还是挺热闹的嘛!”

    可就在这时,一个略带调侃的清亮声音飘了进来。

    伴随着这声音,一同进入殿中的,是个身穿白色衣袍的年轻男子,身躯修长,面容俊秀,看起来似乎还不足二十岁,脸上挂着一抹淡淡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洞玄?”

    林硕和中年男女下意识地对视了一眼,都有些惊疑不定。这来人的气息,极其强大,显然如陆子玄一般,也是洞玄之境的修士,可他突然出现在这白玉岛,却不知是何用意?

    而且,听他刚才那句话,似乎和陆子玄并非一伙的。

    陆子玄接下来的反应,显然也印证了这一点。

    “你是何人?来这白玉岛,有何贵干?”陆子玄面色一沉,皱眉打量着这个不速之客。

    “诸位都先坐下!”

    白衣男子微微一笑,竟走到一张座椅前,大马金刀地坐了下去。

    林硕等人禁不住面面相觑,陆子玄却是板着脸,寒声喝道:“坐下?没那个必要了!”

章节目录

太古剑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书林文学只为原作者惟情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惟情并收藏太古剑仙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