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家伙听完都嗨哟一声笑了,直呼他也有今天,又觉得他可怜,又觉得这人平常咋咋呼呼又爱吹牛,还总占人便宜,属实烦人,这也是看他笑话。

    可说真的。

    大家伙又觉得他有点可怜,不禁啧啧感叹不已。

    “这才建的房子,要说他不哭那才是真奇了怪了。”

    “嗐,这老黄家也怪不容易的,眼下怕是更难了,让他少说两句歹话,少吹几次牛,他非不信!?”

    “这做人还得端正些,要不然,天都是要收的。”

    李福欢看着这几个妇人围着将这个话题说的津津有味,就知道余氏爱说,其他人其实也爱听的很。

    她也就是凑个热闹,这会儿准备到处转转呢。

    就说要走了。

    大家伙瞧见她这么个水灵灵的小姑娘在这站着,身上穿着虽然朴素,湛蓝色的披风带着圈白毛领子,身上穿着的也是纯杏色的袍裙,跟大家伙方便干活的糙衣裳自然不同,整个人都透着一股子紧致。

    更何况。

    小姑娘生的漂亮,貌美如花,这漂亮上挑的小眼睛,勾人的很,眼神也干净,这副容貌其实有点过于祸水,但凡有点心思不正,都显得相貌俗气。

    但偏偏她一身正气,眼神又坚定又透着一股子伶俐逼人,倒是显得她漂亮又正义凛然的感觉了。

    大家伙原先被话题给勾住,倒是没怎么仔细相看这孩子,这会儿仔细瞧瞧,倒是被这小姑娘给哽住。

    这也太水灵了。

    今年可才十一啊,回头等跨了这一年,就十二了。

    大家伙不禁又心动,开口说道“大妞啊,你这孩子是出落的越来越水灵了,真是个好孩子,怎的,来年你就十二了,你爹娘也不为你去打听个好人家?”

    余氏听见这话就啐到“去去去,这好姑娘哪用得着当爹娘的去寻好人家,多的是好的儿郎上赶着让大妞挑呢是吧?大妞啊,你同婶儿说说,你想找个什么模样的?婶儿认识的人多,县里也有认识的,说不准啊,还真能挣你家一点儿喜糖吃吃!”

    她说着眼睛都亮了。

    李福欢连忙避之不及,退开两三步,讪笑着说道“几位婶婶伯娘可饶过我吧,我今年才十一又不是二十一,你们着什么急?也不劳烦婶婶伯娘们了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眼看火力往自己这边攻来,立即就三十六计,走为上计,一溜烟地就往别的地方快步去了。

    余氏听见着急着只叫唤到“诶!诶!大妞你别跑呀!”

    其他妇人们早习惯了,让她歇口气,“这丫头打小就这般,说不过她就跑,还能让你逮住她啊?”

    大家伙一通笑。

    原本挺瞧不起她家的,毕竟仨闺女能有啥福气啊?

    谁知道呢。

    现如今。

    李家三房的仨闺女,大的在县里边做生意做的风生水起,老二在村里也是名气渐涨,老三听说学习也不赖,感情这好孩子全进他们李家三房那窝了。

    大家伙从最开始的不屑耻笑到后来的眼红妒忌,再到现如今的麻木认可,这种滋味大家伙可是尝遍了。

    而如今更是对他们服气的很,毕竟人家已经把能耐明明白白摆给你瞧的,家里这么漂亮的新房造着,县里店铺在那边立着,二丫头的本事在这摆着。

    谁能不信服呢?

    “不过话说回来,平常瞧见大妞这孩子骡车进进出出的,自从她家发了后,衣着打扮是同咱们不大相同了,可如今仔细瞧起来,才真觉得差别大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!这人家这日子这般好过,买些新衣裳又算什么?要换作我啊?我肯定全买金银珠宝去了!我就直接戴个满头!回头在村里晃悠三圈!再回去。娘家村里晃悠三圈!好好显摆一下才行!”

    “嘿哟,瞧你给得意的,做梦都做的这般滋味好啊?瞧瞧你这没出息的样儿!可真是太俗了!”

    “行了,咱们几斤几两啊,就甭在这儿做梦了,家里可还有一大堆事情没做呢吧?衣裳洗了?牲畜喂了?家里老老少少的都给伺候妥当了?!”

    余氏这么一番话下来,大家伙全给消停了的,开始垂头丧气,纷纷喊衰,开始叨叨自家公婆不好,姑嫂不好的,这日子过得可真是太苦了一点。

    也有人羡慕到“我倒是看清醒了,别瞧着李家三房这苏氏生了仨闺女,可她男人可是半点不嫌弃的,公婆这没话说,换作我那边,估计能把我撕了!”

    “可不,我三年抱俩,先小子后姑娘,都得被我婆婆嘲,说我不成,回头再生个闺女就把我扫地出门!你们瞧瞧!有这般的?这儿子固然好,可有继承香火的不就得了!这再偏也不至于这般偏心的!”

    这位年轻的妇人显然满肚子怨气,说自己闺女可怜,自己也未必能护好她,旋即愈发羡慕苏氏起来。

    大家伙也是忽然被她挑起的这个刁钻的羡慕角度给闹的糟心,越想越觉得对啊!苏氏生了仨闺女,可她男人可是半点不嫌弃的,每天都乐呵呵的,听说待苏氏更是好,只是俩人都不是那种爱嚷嚷的。

    苏氏更别提,从前嫁过来就一直在家里织布干活,地里头的活儿其实做的很少,主要都在操持家务。

    所以跟外出的妇人们自然也就不怎么熟悉的。

    苏氏也不爱串门,也就跟她隔壁的江氏有点来往。

    大家伙越说就越羡慕,为了最终成为红眼怪,只能纷纷泄气,嚷嚷着散了,还得回去干活的。

    要是耽搁太久。

    回头家里婆婆又是一通闹,大家伙自然只能散了。

    只是心里再一琢磨,想想自己家里头一大家子住一块,这种感觉也很糟心,而人家李家二老却不同,他们家闹起来,就直接分家了,这利索的很。

    大家伙只觉得嘴巴更苦了,心里也更觉得发涩。

    连公婆都是她家的好。

    这李家三房何时成为了凤凰村的模范家庭起来了。

    大家百思不得其解。

    而另一边。

    苏氏也是频繁打喷嚏,她一直掏手帕出来捂着。

    申氏看见她这柔柔的模样也不禁皱眉挥手说道“瞧瞧你这身子可不行的!怎么连打喷嚏?福欢这孩子昨日就补对了!往后要多给你们补补!这么虚可不行!”

    苏氏也没觉得哪里不好的,她低头看看自己,她就是显得柔软些,其实力气也不算小的,今儿打喷嚏也是意外,但是觉得也不该有这般多人想自己啊?

    。.

章节目录

农门春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书林文学只为原作者米饭饭呀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米饭饭呀并收藏农门春记最新章节